董文辉:窝藏、包庇罪客观行为辨析

  • 时间:
  • 浏览:0

  【摘要】刑法理论界对现行刑法第310条规定的窝藏、包庇罪客观行为存在不同理解。司法实践中应对现行立法进行解释,对“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作假证明包庇”作正确理解,准确区分本罪客观行为与相关行为的界限。

  【关键词】窝藏;包庇;客观行为;认定

  窝藏、包庇罪是司法实践中比较常见的但会 妨害司法活动的犯罪,我我觉得刑法理论界对于窝藏、包庇罪的相关间题进行了较多有益的探讨,但对犯罪客观行为认定的若干间题仍未达成共识,有进一步研究的必要。现行刑法第310条规定的窝藏、包庇罪是确定性罪名,为了深入细致的研究该款规定的客观行为,本文将窝藏罪和包庇罪分开论述。

  一、窝藏罪的客观行为

  根据刑法第310条的规定,窝藏罪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的行为。笔者认为,分析窝藏罪的客观行为,有以下多少方面的间题值得注意:

  (一)窝藏罪的客观行为法律依据

  对于“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具体怎么才能 才能 理解,刑法理论界仍存有但会 不同观点:

  第但会 观点认为,“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指“提供隐藏处所、财物的目的是为了帮助犯罪分子逃匿。”[1]

  第二种观点认为,窝藏罪中的窝藏行为,“具体包括以下但会 行为:其一,为犯罪人提供隐藏处所。其二,为犯罪分子提供财物,以便于其隐藏可能逃匿。其三,提供但会 帮助以便犯罪分子逃匿,如为犯罪分子提供用于逃跑的交通工具、指示逃跑路线等。”[2]

  以上但会 观点争议在于:刑法第310条规定的“帮助其逃匿”是除“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以外的窝藏行为法律依据还是对“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目的或实质的揭示。依笔者之见,上述第二种观点更为准确。分析如下:

  首先,窝藏罪罪状中“帮助其逃匿”的规定时要进行解释。刑法条文由文字表述,文字表述能力的有限性使得刑法条文具有一定的抽象性和模糊性,但会 ,刑法时要解释。窝藏罪罪状中“帮助其逃匿”到底是行为还是目的没有多 十分明确,即属于时要进行解释的具体情况,上述争议也说明但会 间题。

  刑法解释时要运用一定的法律依据,刑法理论上一般将解释刑法的法律依据分为两类,即文理解释和论理解释。其中文理解释是根据刑法用语的文义及其通常使用法律依据阐释刑法意义的解释法律依据,其根据是词语的含义、语法、标点及标题,而论理解释则是参酌刑法产生的缘由、理由、沿革及但会 相关事项,按照立法精神,阐明刑法真实含义的解释法律依据。在进行解释的顺序上,一般先进行文理解释,可能文理解释的结论合理,则没有 必要采取论理解释法律依据,可能文理解释的结论不合理,则时要进行论理解释。[3]

  其次,对“帮助其逃匿”进行文理解释得出的结论不合理。刑法分则对窝藏罪的罪状作了如下表述:“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法条在“提供隐藏处所”和“财物”之间用的是顿号,表示的是但会 并列关系,即中有 了“提供隐藏处所”和“提供财物”但会 行为,而在“提供隐藏处所、财物”与“帮助其逃匿”之间用的是逗号,两者关系若何?笔者认为,单从字面上看,窝藏罪中“帮助其逃匿”没能理解为但会 客观行为法律依据;从语法上看,将“提供隐藏处所、财物”与“帮助其逃匿”之间理解为但会 递进关系、将逗号后句理解为对前句目的或实质的进一步揭示和说明更为顺畅。但会 类事 表述在刑法分则中但会 但会 要仅有,如第252条侵犯通信自由罪:“隐匿、毁弃可能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其中,“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是对“隐匿、毁弃可能非法开拆他人信件”行为的目的或实质的揭示。此种具体情况在第114条、第118条、第124条、第127条等条款中均有体现。能要能看出,按照文理解释,得出的结论是上述第但会 观点的主张,即“帮助其逃匿”是对“提供隐藏处所、财物”目的的揭示,而非指但会 帮助犯罪的人逃匿的行为。

  然而,对“帮助其逃匿”作文理解释得出的结论没有多 合理。从司法实践淬硬层 看,窝藏的行为表现多种多样,除直接将犯罪的人藏匿于一定的处所、直接提供钱财外,能要能表现为不直接藏匿若果为犯罪的人指示藏匿处所、传授藏匿法律依据,能要能表现为为犯罪的人提供逃跑方向、路线可能为犯罪的人化妆、整容,能要能表现为为犯罪的人典当、出售犯罪分子所有、管理的物品来换取金钱以帮助其逃匿的行为等等,哪些行为在性质上都有窝藏行为。以上行为主观上具有帮助犯罪人逃匿的目的,客观上妨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在性质上也与“提供隐藏处所、财物”相通,理应用刑法治罪。而若将窝藏罪的客观行为理解为只包括“提供隐藏处所”和“提供财物”但会 ,但会 窝藏行为将无法予以治罪,这是不妥当的。

  最后,应对“帮助其逃匿”进行论理解释,将其解释为“但会 帮助其逃匿的行为”可能“等帮助其逃匿的行为”。论理解释有但会 但会 具体解释法律依据,在对“帮助其逃匿”进行解释时,应正确确定。笔者认为,根据窝藏罪罪状的具体规定,对“帮助其逃匿”应确定目的解释的法律依据。“尽管立法目的能要能通过成文法的语义表达体现,但不排除突然出现 曾经的具体情况,即法条用语的含义缺陷以实现法律目的,可能超出实现目的的时要,甚至于详细次责立法目的。当法条含义缺陷以实现或超出立法目的的时要时,应当扩张或限缩法条语义的含义范围,以求与成文法的目的相契合。”[4]从对“帮助其逃匿”进行文理解释的结论能要能看出,其最大的间题就在于但会 的含义缺陷以实现刑法的目的。但会 ,对“帮助其逃匿”进行目的解释。目的解释,是指根据刑法规范的目的,阐明刑法条文的真实含义。“刑法分则规定具体犯罪与刑罚的条文,都有其特定的法益保护目的,在确定具体犯罪的构成要件时,时要以其保护法益为指导。目的解释的前提是正确确定刑法规范的目的。”[3]刑法将第310条窝藏罪规定在第六章第二节妨害司法罪之下,其保护的法益是国家司法机关正常的刑事追诉和刑罚执行活动。在确定窝藏罪的犯罪客观构成要件时,时要运用法益的指导功能,即若果行为人实施的妨害国家司法机关正常的刑事追诉和刑罚执行活动的行为可能严重侵犯窝藏罪的法益,即为窝藏罪的客观行为。但会 ,笔者认为,结合对刑法第310条窝藏罪罪状整体进行的考察,应将“帮助其逃匿”最终解释为(除“提供隐藏处所、财物”以外的)“但会 帮助其逃匿的行为”可能“等帮助其逃匿的行为”。没有 一来,“提供隐藏处所、财物”成为法条例举的窝藏罪的通常行为,是对窝藏罪客观行为的例示性规定,“帮助其逃匿”成为概括性规定,囊括除“提供隐藏处所、财物”以外的但会 帮助犯罪的人逃匿的行为。但会 解释是在立法文字可能具有的含义内进行的,既符合窝藏罪保护法益的目的,助于打击形式多样的窝藏行为,亦未超出国民的预测可能,但会 ,没有多 违背罪刑法定原则。

  (二)“提供隐藏处所”的理解

  对于窝藏罪中“提供隐藏处所”的含义,一群人认为,“提供隐藏处所,通常表现为将犯罪人留宿于家中,也包括为犯罪人包用客房、借赁房屋、介绍至亲友处隐藏。”[5]一群人认为,“为犯罪人提供隐藏处所,这是指将但会 人的住处、管理的房屋提供给犯罪人。”[6]这但会 观点都缩小了藏匿“处所”范围。笔者认为,窝藏罪客观行为的实质若果为了使犯罪的人不被或难以被人发现、从而逃避追捕,为了更好的打击窝藏犯罪,藏匿的“处所”不应有具体的型态大小、能要能为人居住等限制,若果应有各人、管理人的限制。事实上,无论是房屋、地窖、山洞,还是树上、渔船上、深山老林之中;无论是行为人但会 人所有或管理的处所,还是行为人以外的但会 人所有或管理的处所,若果行为人明知所藏匿的人是犯罪的人,出于使其没有 或难以被发现、从而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而将其藏匿于哪些场所,就足以认定行为人的窝藏行为。

  (三)“提供财物”的理解

  “财物”,顾名思义若果“钱财和物资”。[7]窝藏罪的另一常见法律依据若果行为人明知是犯罪的人,为了帮助其逃匿,而为其提供钱财和物资。对于“财物”的范围,刑法理论界都有不同观点。一群人认为“提供财物若果为犯罪的人提供资金”。[8]都一群人认为,提供财物,是指“资助犯罪分子。可是我否有给犯罪分子提供财物、食品,也可是我否有为犯罪分子提供交通工具或伪造、提供有关证件等。”[9]第但会 观点缩小了“财物”的范围,是不正确的。第二种观点将属于“财物”的“食品、交通工具、证件”等单独列出,与“财物”并列,违背了种属关系,实为不妥。笔者认为,就“财物”的范围而言,也应以扩大理解相当于,若果行为人明知但会 人所帮助的对象是犯罪的人,出于帮助其逃匿的目的,不论提供的是何物,若果论财物的各人、管理人是谁,若果在客观上助于其逃匿,就足以认定行为人的窝藏行为。

  (四)窝藏行为的表现形式

  对于窝藏罪的客观行为能要能以不作为法律依据实施,刑法理论界都有不同看法:但会 观点认为,实施窝藏罪采取的法律依据是作为。[10]但会 观点认为,窝藏行为可由不作为构成,“发现现行犯的警察故意放走现行犯,属于不作为的窝藏行为。”[8]笔者认为,就窝藏罪的客观行为来说,它是行为人明知是犯罪的人,为了帮助其不被或难以被人发现,进而逃避刑事追诉或刑罚执行而实施的,客观上表现为但会 积极主动的行为,行为人须积极主动地将犯罪的人藏匿在某个处所、指示藏匿地点由犯罪的人但会 人前往藏匿、为犯罪的人提供财物以及但会 的积极帮助犯罪的人逃匿的行为,哪些行为没有 以不作为的法律依据实施,但会 第但会 观点比较妥当。第二种观点所说的具体情况我我我觉得会干扰司法机关刑事追诉或刑罚执行的正常活动,但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有关人员故意放走犯罪分子的行为刑法有特定的犯罪予以规制,如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等,应视具体具体情况依刑法规定定罪处刑。

  (五)窝藏行为的时间间题

  司法实践中,行为人为犯罪的人提供隐藏处所可能为其指示藏身之所由其但会 人前往藏匿可能为其提供财物,有时间长短之别,行为人将犯罪人藏匿起来的时间可能为几小时,也可能为数年;行为人为犯罪的人提供财物,可能就一次,也可能长年累月。有曾经间题值得注意,其一,窝藏时间对定罪量刑否有影响?笔者认为,窝藏行为持续时间对本罪的成立没有 影响,但时间过短、瞬间性的藏匿难以构成本罪。时间长短反映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程度,但会 对量刑可能产生影响,在裁量刑罚时能要能作为量刑情节加以考虑;其二,窝藏时间对追诉时效否有影响?行为人能要能将犯罪人数年窝藏在某处,要能要能常年为犯罪人提供食物,哪些表明窝藏行为能要能连续或继续,但会 窝藏罪的时效应当适用刑法第89条的规定,即犯罪行为有连续或继续具体情况的,追诉时效应从犯罪终了之日起计算。

  二、包庇罪的客观行为

  刑法第310条规定的包庇罪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对其犯罪事实或与其有关的但会 具体情况作虚假证明加以庇护的行为。包庇罪客观行为的认定,应注意如下多少间题:

  (一)“作假证明”若干间题

  1.“作假证明”的含义

  包庇罪的罪状是:“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作假证明包庇”。由此可见,包庇罪的客观行为最常见的是“作假证明”。但会 刑法理论界对“作假证明”都有不同理解:

  其一,作假证明,若果“提供假的具体情况”。[11]

  其二,作假证明若果有意识的向司法机关和有关组织出具口头的或书面的假证明。[11]

  其三,“作假证明的内容是多种多样的,如犯罪的动机、目的、时间、地点、手段、危害后果等各种犯罪事实、情节和证据的以及犯罪分子但会 人的具体情况等”。[12]

  笔者认为,以上但会 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又各有缺陷:第但会 观点过于简单笼统,没有 揭示“作假证明”的具体内涵;第二种观点指出了“作假证明”的法律依据,但对但会 行为但会 没有 做出解释;第但会 观点列举了“作假证明”的若干具体情况,明了但缺陷概括性。

  正确认识“作假证明”,首先应当结合包庇罪的犯罪目的和犯罪客体。行为人明知但会 人所包庇的人是犯罪的人,之但会 但会 时要予以包庇是可能行为人有使其逃避刑事追诉或刑罚执行的目的,其所实施的“作假证明包庇”的行为侵犯了包庇罪的国家司法机关刑事追诉或刑罚执行正常活动的直接客体;其次,“作假证明”中的“假”与“真”相对,顾名思义若果“虚假”,即与事物的曾经面目相背。“证明”的对象是与案件调查有关的一切具体情况,既包括犯罪事实,也包括犯罪人的有关具体情况,但会 但会 “作假证明”是指行为人在有关机关调查案件时,提供虚假的关于犯罪事实或犯罪人的有关具体情况以帮助其逃避刑事追诉或刑罚执行的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719.html 文章来源:《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1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