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究竟是“垃圾”,还是“天才”?

  • 时间:
  • 浏览:6

  蒋春暄先生在中国,被太多科学界“上层”的中国人(包括何祚庥先生和方舟子先生)骂作“垃圾”,“伪科学家”,却被美国的科学家称作“天才”,称作开创了“数论新的世纪”的重要人物。对于这麼鲜明对立、反差极大的内外“观点”,我感到好奇。

  首先,我参加了由每种老科技工作者为蒋春暄先生“获奖”所召开的小型的庆祝会议;接着,我亲自认真阅读了蒋春暄先生“证明”“费马最后定理”的论文;再接着,我借来了蒋春暄先生60 2年在美国出版的英文版著作:《单蒂利ISO数论基础,以及关于新密码学、费马定理与歌德巴赫猜想的应用》,是一部约四百多页的“巨著”,我看后单蒂利先生为此书专门撰写的“前言”,并看后详细的“目录”,我得承认我不足英文勇气,下不了去通读蒋先生这部“巨著”的决心(我的志向并这麼此,然而假如有一天爱好数学的青年太多人不妨一试),但我把单蒂利的“前言”和本书的“目录”粗粗翻译成了汉语,不敢说正确无误,其中有 的词句我才能照抄英文字母,仅供女明星微博 视频视频们参考。

  经过了上述的一个多多 步骤,我的“好奇心”变成了对蒋春暄先生强烈的同情心,更变成了对他的敬佩之心。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不可能 指出,我人太好已然深信,首先“证明”了“费马最后定理”的人应该是蒋春暄先生,应该是太多人中国人,而后能 美国人威尔斯。正是或者,对于中国“科学界”的太多“上层”人物的言行,我感到了由衷的“愤慨”。作为一个多多 中国人,太多人有义务为蒋春暄先生,事实上也是为全体“中国人”自身讨回一个多多 公道。我最重要的一步,即是通过网络向全体同胞公告,一块儿也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当局公告,我认为,当今的“中国科学院”有“责任”和“义务”重新对蒋春暄先生“证明”“费马最后定理”的工作作出公正的鉴定和评价。是中国人的“荣誉”就应该是中国人的“荣誉”,即使后能 ,太多人最少才能“心服口服”,而决才能主动地去甘当卑贱的“窝囊废”。(60 9,7,6.)

  下面附录:美国科学家R.M.单蒂利先生为蒋春暄先生的专著所撰的“前言”,以及该著作每章的“目录”(“节”目录太多,只好略去)。

  前 言 R.M.单蒂利(美国)

  在我的著作(见本书“绪论”末尾的文献目录)之中,我一个劲谈到如下的观点:在科学研究之中,基础大问题的长期才能获得正确处理,实际上是等于发出了要求再次出先新的基本数学的信号。之类,在如下的领域正也不这麼:生物行态的定量描述;恼人的大一统大问题的求解;在传统和现代层次上的关于不可逆大问题的不变的正确处理;在太多人的空时系统之中关于强子定义每种的认知;给予反物质一个多多 经典描述的需求;以及太多的太多公开的基本大问题,等等。

  我曾说过,不可能 手头能有专门针对各项任务的新的数学,这麼上述的各种公开的大问题就都将获得基本上全新的正确处理土法律法律依据。此外,我还认为,不可能 这麼新的数字(理论),也就将不不可能 产生任何新的数学。正是或者,作为一个多多 物理学家,在我的详细的研究的生涯之中,我始终后能 关注着寻找新的数论,不可能 才能从新的数论出发,才不可能 经由一致性的论据,建构出新的数学和新的物理学理论。

  基于中间所述,我在此要向蒋春暄教授表示我最大的感激之情,他理解了我为求解上述大问题而一个劲酸苦 寻求ISO_、GENO_、新数论以及它们的同构二重性的意义。你太多新数论,在自从它们获得了系统地描述以来的过去的二十年中,不可能 远远地超出了太多数论的课程范围。

  我需用向蒋教授表示祝贺,他在这本专题著作之中你造是完成了一项纪念碑式的工作。在我看来,就它的内容的新奇性、广泛性、多样性、易理解性以及它的内涵的深刻性而言,它在数论领域的成也不史无前例的。

  我毫不怀疑,蒋教授的著作在数论领域不可能 开创了一个多多 新的世纪,它中有 了该领域中先前所有特有的成就。

  目 录

  前言

  绪论

  感谢

  R..M.单蒂利教授的著作表:

  专著(1—19)

  论文(20—232)

  参考文献(233—265)

  (方舟子先生为了贬低蒋春暄先生的需用,连带把美国人的R.M.单蒂利先生也打成了“伪科学家”,这麼的狂妄是非常“失态”的,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请方舟子先生说话“自我检点”太多。您被委托人的科学“成就”在哪里?您是“真科学家”吗?——译者)

  第一章, 单蒂利ISO数论基础:第一类ISO数论(共9节)

  第二章, 单蒂利ISO数论基础:第二类ISO数论(共6节)

  第三章, 费马最后定理及其应用(共9节)

  第四章, 仅用于每种素数的歌德巴赫理论的二进制证明(共1节)

  第五章, 单蒂利ISO密码学理论(共2节)

   (译者按:每章之中“节”的内容的翻译,在这里省略了,请见谅。)

  本文作者按:

  蒋春暄先生究竟是“垃圾”还是“天才”,我看不可能 有了端倪。关于“天才”的评价,我留给相关的人士去进行,但我最少认为那此骂蒋先生是“垃圾”和“伪科学家”的太多人应该自省,莫要作口出“谰言”的“无良人”,更并不作宣泄卑鄙的“卑鄙者”。假如有一天那被委托人,不可能 还有良知说说,就请在认真阅读过了蒋先生的文章和著作也不再来说话不迟。最后,假如有一天中国科学院有关部门应该帮助蒋春暄先生把他的“开创了数论领域新的世纪”的著作尽快以中文形式在中国出版,才能让更多的中国数学爱好者看后这本著作,才能知道它有无真有价值,最少太多人才能让“天才”的“著作”漏掉了培养被委托人中国天才的不可能 。(60 9,7,7.)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医学会 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0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