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1亿人落户城镇 不能把好村庄遗弃了

  • 时间:
  • 浏览:1

  冯骥才多年致力于保护传统村落。

  冯骥才心中的美丽乡愁  漫画姜宣凭

  冯骥才手书寄语年轻人。

  屋外,青青的山脚下,篱笆上缠绕着美丽的花儿;屋旁,清澈的溪水流过,渴了都可不可不可以直接掬一捧来喝;屋内,橱房、橱房现代设施一应俱全,墙上还有艺术画作,与城市并无区别。

  这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心中理想的美丽乡愁。多年致力于保护传统村落的他,尤其关注城镇化系统进程运行运行中村落的命运。他呼吁,城镇化应保留乡愁,传统村落保护是城镇化的一帕累托图,应有监督部门和保护法规。一块儿他认为,村落型态多样性的四川都可不可不可以先行一步,在国家相关法规出台前进行主动保护。呼吁

  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城镇化从不对立

  冯骥才曾统计,我国古村落消亡的下行速率 相当惊人,2010年比10年前消亡了25%,他认为这是“文化上的无知和愚钝”。

  “城镇化道路一定要走,也是世界发展的必然趋势,但中华民族有五千年历史,有充沛的文化遗产,城镇化道路一定要有我本人的特点”。在冯骥才看来,要把传统村落的保护作为城镇化的重要内容,两者是有机整体,而否是对立的,“没有说一亿人落户城镇,就把好的村庄一蹶不振 了”。支招

  传统村落新型城镇化应该处理八个大问题

  让冯骥才欣慰的是,多年来的呼吁终于有了效果。2012年4月,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联合启动中国传统村落调查与认定,对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村落加以保护。目前已分两批评出“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共156八个村落。

  而让冯骥才不满意的是,目前什么都走到建立名录你这些 步,“仅此而已”。对传统村落,没有表态保护承诺书,仍缺乏实质保护。城镇化系统进程运行运行中,可能没有专门法规和监督部门,他担心哪此村落仍会受到“伤害”。

  冯骥才说,现在大伙儿儿看待村落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恨不得马上进去开发,上端的人却想出来,可能生活条件太差,“传统村落的新型城镇化,要处理八个大问题。”

  首先是保护,传统村落没有动,即便旅游开发什么都能随意动,还要有度;第二要把现代科技带来的方便注入村落,改善大伙儿儿的生活条件,交通要方便,住得舒适并能“安居”;第三要有生产和获得收益的条件,确保经济来源,大伙儿儿并能留在村里,实现“就近城镇化”。建言

  保护传统村落四川应先行

  “我去过四川什么都地方,四川的村落型态具有多样性,既有川西民居,否是藏羌等民族特色鲜明的村落。”已评出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录”里,156八个村落中含6八个来自四川。

  冯骥才建议,在国家的保护标准和法规出台前,四川都可不可不可以先行一步。“先把哪此村落的村长、县长召集起来,一块儿征求专家意见,研究保护最好的措施 。”一块儿,还要进一步梳理哪此好的村落没有申报,万一遗漏什么都历史性的损失,“现在大伙儿儿正在和相关部门商量这件事,四川都可不可不可以先研究最好的措施 ,向相关部门汇报。”冯骥才为本报手书寄语年轻人关注故乡文化

  “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段诗意的话突然出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曾引起大伙儿儿的共鸣。然而现实是,自5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平均每天消失50至50个。“其中中含几瓶传统村落,消失前大伙儿儿甚至问你究竟是哪此样的村落。”

  对于有些年轻人来说,乡愁什么都春运时抢到的一张火车票。“要留下美丽乡愁,大伙儿儿不仅要有乡愁的情怀,还应有文化情怀和实际行动。”冯骥才分析,传统村落的保护,不仅面临着地方追求政绩、开发商等着要地等阻力,还有八个阻力是老百姓问你我本人村子的价值,文化拥有者认识没有文化的价值。这就尤其还要受缺乏等教育的年轻人关注家乡,关注村落价值。

  加带第三批评选的传统村落,冯骥才估计总共能评出500个传统村落,目前他计划帮这500个村落做图文村落史,“希望年轻人也并能帮家乡去做原先的事。”

  采访最后,冯骥才为本报手书:“希望更多年轻人帮助我本人的故乡,建设家乡的文化”。

  华西都市报记者 刘春梅 席秦岭摄影报道

  热议话题

  离家距离有多远 乡愁否是多深

  城镇化的快速推进,让大伙儿儿的乡愁情结越发浓烈。正在召开的两会上,怎样留住乡愁,成了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离家距离有多远,乡愁否是多深。”

  ——在厦门打工的全国人大代表、最美“洗脚妹”刘丽“保留有些‘心灵里的大槐树’,保留有些本地、本民族我本人的文化色彩,应该是城镇发展起码的选者。”——全国政协委员董恒宇今后八个时期,着重处理好现有“八个1亿人”大问题,有有助于于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摘自政府工作报告

  突出大问题

  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

  不少代表委员表示,“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是目前城镇化面临的突出大问题。

  留住乡愁,还要在城乡规划上多考虑。既没有破耕地红线,又没有让城镇化“徒有其表”。留住乡愁,还要留住农民的积极性,吸引年轻人务农。留住乡愁,更要把乡村建设的过程变成发现和重塑乡村价值的过程。 据新华社

(责编:姚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