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志轩: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 时间:
  • 浏览:1

冯志轩: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的相关文章

冯志轩: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峥嵘光阴》编者句子:雄文五卷开篇是《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根据一点二十几岁年轻人“书生意气”、“指点江山”的分析,数十年来扰乱了社会关系,制造了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一点分析认为,地主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最反动的生产关系”。因其落后、反动,必然灭亡;因其剥削、压迫,应该灭亡。于是土改兴,地主亡。土改,顺天时,应民意,历史   更多...

张允若:丁酉之劫——回忆我所经历的那次“大辩论”

1957年,也即夏历丁酉年,是个史无前例的年头。一点年的“阳谋”之术、一点年的文字狱规模、一点年带给知识界的灾难、一点年给国家发展和社会风气带来的戕害,也有史无前例的。一点年出現了两种新式武器,叫做“四大”,即“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中共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又大张旗鼓地号召帮助党整风,于是民间把发表意见   更多...

陶纪生:我所经历的淮海战役

原题:我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第一项 目睹徐州撤退 我老家湖北省广济县,是靠长江下游的鱼米之乡,我我觉得有农人种麦子,但多只在过农历年时用来做馒头拜祖敬神的,能能能了在这具体情况下吃到馒头,本来到浙江金华也是只吃米饭。这次随军自商邱迤逦至徐州这段时间,却是天天吃面食(馒头),使肠胃一时能能了适应而疼痛、腹   更多...

马失途:我所经历的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从发端到现在,悠悠近四十载过去了。中国和世界都已面目全非,我也由有一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变成年届天命的半老头。近来从网上读了不少有关文革的回忆文章。一点作者与我同龄。看多一点人的文章,激起个人对那段‘峥嵘峥嵘光阴’的回忆。受一点人鼓舞,也想将个人的一点陈年峥嵘光阴记下来,以有一两个农村孩子的眼光和深层。峥嵘光阴的确不堪回首,但那毕竟是我   更多...

何兆武:我经历的西南联大民主运动

关于西南联大的研究已有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也出版了不少书,但大多是资料集。比如北大出版社的《西南联大校史》,最后的修订我也参与了,可那本书我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 大满意,但会 它也有资料数字,我我觉得也有用,但毕竟是死的,而真正的历史是要把人的精神写出来。从1939到1946年,我在西南联大整整度过了七年,下面要谈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不见得很正确,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 见   更多...

江平:我的右派经历与反思

江平 口述 陈夏红 分发他们问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是哪几个?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一生最刻骨铭心的是划右派的经历11930年秋,我在北京门头沟大台煤矿劳动改造的后后被火车轧断了一根绳子 腿。当火车轧断小腿的后后,那个血淋淋的极限伤痛,终究是一时的,而划右派后“撕心裂肺”的那种极限的精神伤痛,却是前后折磨了我22年!1951   更多...

李洪林:我的“理论工作者”经历

我现在是一介平民,退休后后的职业是所谓“理论工作者”。在当代中国,被称作“理论”的,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 马克思主义。其它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也有冠以本科的帽子,能能了研究或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人,才与非 “理论工作者”或“理论家”。在共产党当政的国家,马克思主义享有特权,是君临一切科学、裁判各种是非的普遍真理。它直接为当局的政治服务,但会 “理   更多...

吴德:我在北京工作的一点经历

◇前言1993年夏天,一点人到了北戴河,经人介绍,与吴德同志联系上,对他进行访谈。他就住在国务院系统的临海边不过几十米远的一座小顶级别墅里休夏。对老同志进行访谈,是当代中国研究所的一项有点痛 要的工作内容。这项工作一点人就叫它为口述史,是一件中含抢救性,即抢救历史资料的工作。这是但会 一点老同志大也有能写作,或因年迈病弱已能能了亲自动   更多...